優勝從選擇開始,我們是您最好的選擇!—— 中州期刊聯盟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優秀論文 > 社科論文 > 正文

我國大學圖書館學術出版服務研究

作者:郭曉紅來源:《情報資料工作》日期:2020-03-24人氣:119

1 引言

2015年,國務院印發《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對我國高校的建設發展進行了全新的戰略定位,高校格局面臨重新洗牌[1]。在這一重要轉型期,為高校的教學與科研提供支持的大學圖書館需要深入探索圖書館的發展新趨勢,積極思考大數據時代圖書館的創新服務體系;趫D書館管理的出版服務作為圖書館服務新的增長點,延伸了圖書館服務內容,促進了學術的交流與傳播,提高了圖書館所在高校的知名度與影響力,逐漸獲得業界的關注。圖書館出版服務是在開放獲取和數字技術發展的雙驅動下迅速發展起來的新興服務領域,美國圖書館出版聯盟(Library Publishing Coalition,LPC)定義的圖書館出版的含義是,圖書館出版是由學院和大學圖書館引導的一系列出版活動,以支持學術性的、創造性的、教育性作品的創造、傳播和保存[2]。它是基于圖書館核心價值觀下的以開放存取、數字出版、促進學術交流與傳播為目的出版服務模式。

對于大學圖書館在數字學術出版中的定位,學界存在不同觀點。存在一些質疑的聲音,如圖書館出版只是為教師和學生的學術成果發表提供開放獲取平臺,只是應對學術期刊不斷上漲的訂閱費用的舉措[3],以糾正商業出版服務中的結構不平等。Joseph Esposito[4]2013年在學術博客中,就圖書館在運作出版中的不成熟做法也提出了批評,“難道圖書館連出版要達到什么目標都不知道?”然而,圖書館出版服務依然在步履艱難中蓬勃發展起來,許多大學圖書館已經積極投入到世界范圍內迅速發展的出版服務活動中來。Hahn[5]在2007年調查中指出美國研究圖書館協會(ARL)的80所成員館中,44%的被調查者已經開展出版服務,80%參與了期刊出版。在隨后的2010年,又在對43所ARL成員館的調查中發現,55%的被調查者正在開展出版服務,或對這一服務表現出了興趣與關注[6]。

根據美國圖書館出版聯盟(Library Publishing Coalition,LPC)最新公布的《2017年圖書館出版名錄》(Library Publishing Directory)第四版顯示,在美國、加拿大、巴西、英國、德國和澳大利亞有118所大學圖書館提供了出版服務,各個圖書館在出版服務發展方面呈現出明顯的一致性。2016年5月與2017年3月LPC分別舉辦了以“擴大學術交流:更多的選擇,更多的聲音”和“發展、交叉與探索”為主題的專題討論會[7-8]。國外圖書館出版服務的理論探討與實踐發展不斷深入,有許多地方值得國內圖書館界深入思考。

2 案例的選擇與研究設計

目前,我國大學圖書館也以機構知識庫、回溯期刊數字化等形式紛紛試水圖書館出版服務,但發展還處于起步階段,仍需要不斷完善提高。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圖書館新草原出版社(New Prairie Press,NPP)的出版服務開始于2006年,起步較早,已經經過多年的實際運作,服務范圍不斷拓展,服務內容逐漸細化,在一定程度上已經形成了穩定有序的發展趨勢。2016年的年下載量就突破30萬次,圖書館出版的頂級刊物獲得廣泛關注,提高了圖書館的美譽度,如期刊《波羅的海認知、邏輯和交流國際年鑒》《金融療法》《20和21世紀文學研究》《農村研究與政策》[9]等,圖書館出版服務積累了很多值得借鑒的經驗。因此,本文選取其為案例,在相關文獻調研的基礎上,綜合運用搜索引擎、NPP網站調研和相關鏈接等途徑,對案例進行系統的梳理與分析,同時與國內部分大學圖書館的出版現狀進行對比分析,從多角度入手,以期為圖書館出版服務的持續、穩定、長效發展提供參考。

3 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圖書館學術出版服務的創新實踐

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Kansas State University,KSU)為美國堪薩斯州第一所世界級公立大學,是一所世界知名的百年名校。KSU圖書館擁有豐富的紙質館藏和數字資源,其中圖書館的特色館藏涵蓋豐富的歷史系列資料,數據達100多萬條,類型涉及手稿、檔案記錄、稀有圖書、照片、音頻資料等。在藝術、文化與人文學科、烹調、消費者運動、堪薩斯生活和文化、堪薩斯大學歷史和軍事歷史方面的特色館藏,頗具珍稀性和獨特性。獨特豐富的特色館藏為圖書館出版提供了寶貴的原始資源,KSU圖書館已將特色館藏中的大部分歷史文獻和圖像數字化,保存于機構庫K-State Research Exchange,供用戶查找利用,使本館特色資源獲得了更加廣泛的傳播。

3.1 鮮明的New Prairie Press出版理念

KSU圖書館于2007年設立新草原出版社(New Prairie Press,NPP),以出版者的主動姿態融入開放獲取出版潮流,推動開放獲取的發展。NPP以圖書館基礎設施、資源內容為支撐,采取跨機構合作的形式,組建專業學術編輯委員,與作者和研究人員合作,共建一種新型的促進學術交流與傳播的數字化出版合作機制,促進了出版模式的多元化。NPP按照柏林、布達佩斯和貝塞斯達聲明,遵循開放獲取的原則,對圖書館搜集、整理、出版的學術研究成果提供立即開放獲取,使用戶自由、平等、無障礙地獲得學術信息,以此響應、支持并推動開放獲取運動,NPP不斷增長的開放存取出版物數量也進一步證明了這一理念的強大影響力。

3.2 獨特的NPP出版模式

3.2.1 服務對象和工作內容

NPP是一項開放存取學術出版服務,因此,其內容可以被實時免費獲取和使用并通過互聯網下載。服務對象涉及KSU下屬學院、各部門在職的教職員工和在校學生,NPP為他們撰寫、編輯或主辦的各個學科的出版物提供從編輯到發表的一系列出版服務。NPP與期刊編輯以諒解備忘錄的形式明確各自的職責范圍,NPP具體負責:(1)出版平臺的建設與維護,提供及時的軟件更新,技術方面的培訓。(2)更新網站內容,提供全天24小時的網絡獲取,制定出版政策,向館藏添加新記錄。(3)協調編輯、作者、軟件公司等方面的工作內容,幫助編輯不斷改進期刊等出版物和擴大其能見度,及時做出反饋,解決出版實踐中遇到的問題。與此同時,NPP還提供諸多與出版活動密切相關的附加服務,類型多元化,如平面設計(印刷版或網絡版)、市場營銷、培訓、摘要與索引來源的通知、ISSN注冊、ISBN注冊、標識符(DOI)分配、數字化、補充內容托管、音視頻流媒體服務[9]。NPP不提供印本打印和郵寄服務,但建議用戶使用收取一定費用的按需打印服務,以實現節省印刷費用的同時滿足用戶需求的目的。

3.2.2 出版類型

(1)圖書。NPP出版類型包括圖書、期刊、會議錄、特殊出版物等,2014年NPP開始介入圖書出版,包括電子書、開放獲取教材或課程資料,如藝術、人文領域的專著,自然科學領域的著作,學者和教師的教材和教學資料等。為了節省KSU學生在商業紙本教材方面的費用支出,提高學習質量,NPP開展了開放/替代教材項目,鼓勵KSU教師、學者積極參與開放教材出版,并給予資金上的大力支持,采納開放教材出版的教師、學者或團隊可以獲得2000~5000美金的資金支持,目前已有多個教材出版項目獲得了廣泛的好評。每個學生使用某一課程的開放課程資源支付的費用低至10美金,減少了學生的支出,同時這部分資金會用于開放教材項目的持續運作。

(2)期刊。目前出版教師主導的期刊、校園學生驅動的期刊共14種,涉足領域如教育、環境、建筑、生物、經濟、文學等眾多領域。

(3)會議錄。NPP與國際國內的大學和堪薩斯州內的教育機構合作,加強會議錄的出版,內容涵蓋會議介紹、會議進程、重要文件等。

(4)特殊出版物。特殊出版物是以電子書形式出版,包括KSU的戰略規劃進展報告,生物安全研究年報,KSU圖書館刊物及KSU研究狀況等,多角度展示KSU的發展與學術影響力。

3.2.3 跨機構、跨學科合作的學術編輯委員會和編輯咨詢委員會

NPP成功運作的一個重要因素是跨機構、跨學科合作的學術編輯委員會和編輯咨詢委員會,委員會成員涵蓋多種學科專業和來自多類型學術機構。如期刊編輯委員會與咨詢委員成員涉及校園內合作機構,如英語學院、大學榮譽課程項目與前沿、跨學科項目組等;校園外部合作成員如南加州大學、南佛羅里達大學、拉脫維亞大學認知科學與語義學中心、堪薩斯圖書館協會的成員等眾多學術機構。委員會成員通過會議、研討會等多種形式展開合作,共同促進學術刊物的出版。

3.2.4 穩定、高效的出版平臺

出版軟件的應用推進了圖書館出版的高效發展,國外可應用于出版的軟件平臺眾多,各有其優勢。NPP最初采用開放源代碼的軟件開放期刊系統(Open Journal Systems,簡稱OJS)作為出版平臺,在此期間,NPP大部分運營費用產生于人力資源支出和一些其他費用,如服務器費用、CrossRef成員費、DOI注冊等。NPP出版平臺由OJS轉換為伯克利電子出版社開發的Digital Commons后大大降低了人力資源和其他運營費用,節約了資金,新平臺顯現出諸多優勢,如實現了出版物的全流程管理,從內容提交到最后的出版和保存;編輯流程管理的界面更直觀;不同瀏覽器引起的登錄問題得到了解決;出版物獲得了更高的可見度;提高了期刊索引元數據傳遞的管理水平等[10]。目前,專業出版軟件Digital Commons已被全球500多家學術機構廣泛采用。

3.2.5 便捷的提交途徑和明晰的費用支出

出版社對作者提供的內容都有明確的要求,所提供的文件需按照出版模板完成編輯,接收.doc、.docx、.rtf等多種文件提交格式,整個提交過程免費、方便、快捷,后續沒有稿件處理費用。提交途徑的便捷使編輯們具有了更多的選擇性,提高了出版物質量。在費用支出方面,NPP出版社明確了出版社和作者各自所需承擔的費用,NPP承擔最初的建立、平面設計、支持和維護費用等,作者只需要彌補KSU圖書館一些研究成果數字發表界面的設計費用。如果圖書館沒有在18個月內完成成果數字發表界面的設計工作,費用最高限額為500美金[11],這一舉措充分顯示出大學圖書館數字化出版的經濟優勢。圖書館學術出版的數字化,實現了比傳統紙質出版更簡化的出版流程,環節簡化,費用支出少,省去了諸如紙質版面設計、批量印刷、倉儲等環節和花費。

3.2.6 明晰的版權關系

文獻所有權的歸屬問題一直是出版領域關注的重要因素。NPP不同于商業出版社的做法,它不需要著作者(或作者)轉讓版權給他們的出版者。作為遵循開放獲取原則的出版社,進一步促進研究成果的傳播利用和學術交流,NPP把版權的選擇權歸屬于作者。在NPP出版平臺出版作品,一般作者只授予圖書館非專屬使用權(Nonexclisive Right),文獻最初發表在該平臺,在NPP出版的文獻隨后也可以在其他平臺發表。但NPP強烈建議他們遵守CCBY-NC-ND4.0,即知識共享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禁止演繹4.0協議。研究成果經NPP出版后,NPP支持作者以更多網絡化渠道公布其學術成果,如機構知識庫和網站等,以獲得更為廣泛的關注和學術交流等。作者在出版物中引用他人學術成果時,NPP會為其提供詳細的版權咨詢服務。

3.2.7 高質量、可穩定獲取的學術資源

NPP出版的所有期刊全部經過嚴格的同行評審程序,采取傳統的雙盲審方式并堅持質量控制標準,這是出版物質量的重要保障。NPP依托互聯網技術采用系統化、標準化的成果發布方式,如期刊和圖書都被公布在NPP網站上,也被收錄在世界范圍內的主要圖書館目錄和數據庫中,如OCLC WorldCat、ProQuest的Summom Ex和EBSCO Discovery。同時,也被大型搜索引擎如Google Scholar、開放存取期刊目錄DOAJ(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收錄并索引,擴大了資源的可見度,提高了文獻引用率。期刊被優先保存在兩個全球領先的保存檔案系統CLOCKSS和Portico中,二者是致力于電子資源存檔的非營利組織,這保證了NPP資源的長期獲取,也間接反映出KSU圖書館不僅重視資源的出版與傳播,而且關注資源的長期保存。

3.2.8 穩定完善的資金資助計劃

KSU圖書館出版活動的主要資金來源是圖書館運營和采購預算撥款。圖書館積極拓展資金籌措渠道,如爭取捐贈資金、資助基金、與其他財團或實體公司展開合作、爭取學校其他部門如英語語言學院等機構的捐助等。自2025年圖書館戰略規劃制定以來,圖書館經多方努力,目前已經籌集慈善基金達到400多萬,在戰略規劃的第一個五年階段結束之時,實現了一半的資金籌措到位的目標。穩定完善的資金資助計劃充分保障了NPP的平穩發展與目標的實現。

3.3 系統科學的出版業務規劃

明確圖書館出版的發展定位,加強持續發展的業務規劃,并將其納入整個圖書館的戰略規劃和設計,是保障圖書館出版服務長期可持續發展的關鍵。KSU圖書館委派兩名圖書館員對NPP業務規劃進行研究與制定,研究參考Crow和Groldstein2003年發表的業務規劃模式和2008年至2011年田納西州(Tennessee)大學圖書館公布的the Newfound出版社業務規劃后,結合NPP近幾年的實際運作,制定了清晰而系統的業務規劃。NPP業務規劃文本模型的核心架構主要涵蓋以下八個主題:概念,針對性滿足教師和學生的需要,三年目標,主要的戰略和成果,風險和突發事件,包含財務支持和資金模式的財務計劃,涵蓋人力資源、操作費用和技術需求的預算。規劃為期三年,每年進行審查、修正和更新,2013年春天,NPP將規劃提交給圖書館館長并獲得批準[10]。

3.4 注重組織結構重組與館員知識技能的提升

KSU圖書館學術出版服務的組織結構經歷了兩個發展階段:學術交流與出版部門(Scholarly Communications and Publishing)和數字學術交流中心(Center for the Advancement of Digital Scholarship),簡稱SC & P階段和CADS階段。

SC & P階段:在2009~2010年期間,KSU圖書館針對大力發展圖書館出版服務的需要,對組織結構進行了重組,成立專門負責NPP出版工作的學術交流與出版部門,工作人員包括部門負責人、協調員和學術交流館員。部門負責人是學術出版專家。協調員負責與編輯進行日常聯系,也是Digital Commons與編輯之間的聯絡員,通過協調支持出版物運作、編輯培訓和分析解決實踐中的問題。協調員也負責將CrossRef DOI(標識符)和元數據提交至開放獲取期刊名錄。部門負責人、協調員和學術交流館員共同負責對外宣傳和營銷任務,與對開放存取出版感興趣的研究人員、教師聯絡,專注于個性化的服務,充分地適應用戶的特定需求,拓展開放存取出版模式。

CADS階段:2015年圖書館對組織結構進一步完善,將學術交流與出版部門調整為數字學術交流中心。組織成員中學術交流館員從1名增設為2名,因部門服務內容的完善與細化,進一步增設數據服務館員和圖書館助理各1名。CADS目前關注領域主要集中在版權、數據服務、K-State Research Exchange(K-REx)機構庫、NPP、開放獲取和學術交流[12]以順應學術交流流程一體化的發展趨勢。未來計劃不斷提升數據服務,以促進開放教育資源的發展[9]。

新型組織結構的設置對館員的知識儲備與職業技能提出新的要求,如對出版平臺、期刊出版、編輯流程等知識的充分了解,對學術出版同行評審程序、版權知識等的全面熟悉,對各種標準,如ISSN、DOIs,元數據模式的理解,對HTML、平面設計等的掌握,以及其他綜合能力的需要,如市場能力、項目管理、組織能力與溝通合作能力等[10-11]。

3.5 積極加入圖書館出版聯盟

為了提高圖書館對圖書館出版活動的理解與認識,促進交流與合作,推動圖書館出版服務的評估,促進新趨勢下圖書館出版活動的發展,KSU圖書館于2012年與其他學術圖書館共同參與了圖書館出版聯盟(簡稱LPC)的組建。將有著共同目標和發展期望的成員館凝聚在一起,共享信息資源,共同面對困難。至2018年初,LPC不斷更新出版名錄,已經出版了五版《圖書館出版名錄》[13],對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家圖書館出版活動進行了調查研究,揭示了各種新興的出版服務領域。LPC陸續起草并召開了四次圖書館出版論壇研討會,為成員館提供了多種線上或線下的學習交流機會[14]。LPC的這些項目與活動都極大地促進了圖書館出版服務的協同發展和潛在合作關系的深入挖掘,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4 對我國大學圖書館學術出版服務的思考與啟示

圖書館出版是以數字媒介為出版路徑,以開放存取為出版理念,它的出現并不是要替代傳統商業出版模式的功能,而是拓寬了出版渠道、豐富了出版物類型,突破了商業出版的經濟限制與制約,圖書館學術出版服務既是圖書館服務的一種嶄新形式,也是對傳統圖書館服務的拓展、變革與創新。結合本國實際,分析KSU案例,吸取他國實踐經驗,希望能對我國大學圖書館學術出版服務的創新發展有所助益。

4.1 多重發展遠景中大學圖書館角色的重新定位

目前我國正在推動“一流大學、一流學科”建設,各個高校積極響應,圖書館應積極參與學科建設,尋找融入教學與科研的契合點,改變傳統圖書館單項選擇服務或單項選擇科研的弊端。美國研究圖書館協會(ARL)在其發展規劃中提出,到2033年,研究型大學圖書館的角色將由知識服務的提供者向教學與科研生態系統中的合作者轉變[15]。圖書館以數字出版服務方式主動融入科研,不僅是教學與科研的合作者更是知識的創造者,提高主動學術創造能力的推進劑。圖書館應以學科建設為契機,深入服務于科研成果形成的中后期,推進學術成果的出版和傳播,促進開放獲取,完善整個學術交流流程。根據我國大學圖書館目前缺乏出版實踐經驗積累,人力、物力資源有限的條件下,筆者建議不必參照KSU自建出版機構的模式,而是采取更加適合我國國情的圖書館主導—編輯部協助的協同合作模式,建立適當規模的可持續合作模式,先著手與學術性強、質量較高但讀者受眾面較少,導致在商業出版模式下難以維持的期刊編輯部合作,進行印本期刊數字化、網絡化出版。這種合作模式使雙方取長補短,發揮各自優勢,令圖書館小試牛刀。在圖書館積累了一些實踐經驗后,再考慮與校內校外出版社合作,不斷拓展出版類型,拓寬合作方式。

4.2 加快我國大學圖書館學術出版實踐的步伐

相對于國外圖書館出版服務的迅猛發展,國內圖書館對于出版服務的實踐力度顯然還很不足。筆者對2017年U.S.News中國大陸地區排名前10位的大學,即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浙江大學、南京大學、中山大學、北京師范大學、華中科技大學的圖書館網站進行調查發現,國內大學圖書館出版還沒有形成常規服務,標準化的出版類型尚未形成,總的來說實踐方面還處于探索階段。以實踐表現較為突出的北京大學圖書館為例,2015年圖書館建設的北大期刊網為成員期刊提供信息發布和期刊出版等方面的支撐,還提供最新社科研究成果報道、編輯部重要活動及動態、優秀論文推薦、學術交流信息發布等推廣服務[16]。期刊網上推出了五大學科112種紙質期刊的數字版本,可下載論文全文,但不提供實時的國際范圍的大數據下載統計顯示,且更新不夠及時,最近一次的更新時間為2016年年中。圖書館還及時推出了按需出版/印刷服務,提供個性化印制服務,實現按需出版。與KSU圖書館案例對比分析發現,我國圖書館出版實踐有待提升的空間很大,需要盡快深入細化以下三個方面:(1)加強圖書館出版服務與科研成果出版過程的融入性,轉變圖書館角色。改變目前的出版過程中以編輯部或出版社為主導方,圖書館單純提供服務的輔助局面,圖書館應致力于出版資源建設、服務系統構建、館員服務三位一體的全面整合,從服務提供者向出版引導者與合作者方向轉變,充分發揮圖書館自身優勢,如圖書館開放平等的服務理念、網絡開放平臺的宣傳輻射面廣等優勢,以彰顯圖書館的學術影響力。(2)國內的出版服務需要逐步形成符合自身發展現狀的標準出版物類型,如電子期刊、電子教材等出版類型。服務內容深化,從紙質期刊的數字化發布深入到期刊出版的整個流程的介入與控制,并提供與出版密切相關的附加服務,如平面設計、ISSN注冊、補充內容托管、音視頻流媒體服務等。(3)盡快建立可行性強的三方協調機制。服務初期圖書館、編輯與作者以諒解備忘錄形式明確各自職責,逐漸深入后以簽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協議形式,明確圖書館、編輯和作者三方的責任和權利,實現三方共贏。

4.3 尋找推動大學圖書館學術出版的實踐切入口

KSU的開放/替代教科書出版計劃以圖書館為主導,匯集教師、學者、技術部門等多方專業力量,頗具特色且成效凸顯。在吸取KSU學術出版良好經驗的基礎上,大學圖書館需要尋找適合我國實際情況的實踐切入口。教材、課件和教輔資源是教學過程中輔助學生學習的重要資料,我國目前高等教育教材價格居高不下,這無疑為廣大受教育學生增加了經濟負擔,也進一步影響高等教育質量。同時開放教育資源引進,在當前全球如火如荼的大規模網絡開放課程(MOOC)教學環境下,眾多用戶參與了在線學習,在教材和教輔資源提供方面,如何保證眾多讀者穩定獲得學習資源,傳統的教材教輔提供模式在學生獲取方面缺乏靈活性、應變性,圖書館的紙本復本資源也遠遠不足,致使受教育者面臨更大的經濟負荷。這一局面使大學圖書館服務面臨嚴峻挑戰,大學圖書館可以以開放電子教材出版為開展學術出版的實踐切入口,圖書館業界可以乘著MOOC的迅猛發展,積極推進電子教材和教輔資源的開放存取出版,以替代高成本的傳統教材,圖書館采取圖書館-教師合作模式,依托自身資源、技術及與師生長期以來的良好關系等優勢在該實踐領域將會大有可為,這一舉措既會推動教育資源出版模式的革新,又為圖書館參與學術數字出版提供了契機。另外,各大學圖書館的特色館藏建設一直頗具特色,圖書館出版可以從特色館藏的數字化著眼,這將為圖書館學術出版提供更加廣闊的發展空間。

4.4 戰略規劃的制定與修正,穩定、多元化的資金支持是學術出版服務持續穩定發展的保障

美國大學與研究圖書館協會(ACRL)發布的《2012年學術圖書館十大發展趨勢》中指出,未來圖書館的一個發展趨勢就是學術傳播,因此,學術圖書館有必要開展或擴展出版服務,積極地參與不斷發展的新型學術傳播與出版模式[17]。KSU圖書館的NPP在沒有業務規劃的情況下,試運行了五年,隨著圖書館對NPP的規劃與重視,以及NPP發展地日趨成熟,為了圖書館出版的持續穩定發展,圖書館愈發意識到健全、完善的業務規劃是圖書館出版服務長期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障。圖書館應將出版服務規劃上升到戰略高度,積極開展出版戰略規劃的制定與修正,提高圖書館出版的地位。

KSU圖書館學術出版是基于圖書館層面和所在高校層面的項目推動,資金渠道穩定兼具多元化,且得到了各級管理部門的支持,這是圖書館學術出版成功實施的關鍵。我國大學圖書館學術出版在爭取校方、圖書館方穩定的資金支持如圖書館預算撥款的同時,也應拓展資金渠道,如服務初期向學生收取少許開放電子教材成本費用,回收部分出版運作資金;與校內院系、校外基金組織加強合作,積極爭取贊助,確保圖書館出版服務的穩健可持續發展。

4.5 從平臺搭建、成果提交到成果發表與長期保存的全流程質量控制

目前北美地區用于出版服務的軟件平臺眾多,包括開源軟件、商業軟件、自行開發與外部托管等,且大多大學圖書館采用多平臺聯合服務方式。在使用單一平臺的高校館中又以使用Bepress Digital Commons出版平臺的居多,并呈現出逐年上升的趨勢。我國高校館出版實踐深入后應嘗試多平臺聯合服務,以滿足出版服務多樣化的功能需求,且注意軟件在本土化與技術支持方面的保障。在成果提交階段,圖書館要加強提交途徑的靈活性、方便性、快捷性,成果格式的多樣化。圖書館在沿襲傳統的雙盲審同行評審制度下,還可以跨機構跨領域組建專業化編輯咨詢委員會,建設出版質量的多重保障體系。圖書館出版服務要兼顧版權咨詢與版權素養培養、技能培訓、編目、論文內容被大型搜索引擎收錄并索引等方面的后續服務支持。在推進數字圖書館項目的同時,圖書館還需為數字出版成果尋求或提供托管的倉儲,以保障數字資源的長期穩定獲取。

4.6 圖書館出版服務的組織結構與工作方式的適時調整

在圖書館業務重組的客觀推動下,大學圖書館必須不斷對圖書館內部業務部門進行組織結構調整,運用最優化的管理方法重新設計圖書館的業務運作程序。KSU圖書館出版服務全面開展階段,設置了學術交流與出版部門并隨后逐漸調整為數字學術交流中心?紤]到目前我國圖書館出版服務仍處于發展初期,可以結合出版的側重學科,從相應學科的學科館員中選拔合適人員從事數字學術交流與出版的崗位工作,以臨時性的柔性組織形式按照項目管理的運作方式介入圖書館出版。經過過渡階段,出版服務逐漸走入正軌后,再在圖書館與出版社等各合作方之間引入橋梁作用的數字學術交流中心,中心的工作宗旨是充分發揮圖書館的優勢與協調作用,將各方優勢最大化,而不是圖書館大包大攬地承擔出版服務鏈中的所有環節。中心從事增加值最大的工作,與校園內部和外部建立廣泛的合作,協調各合作伙伴之間的關系,匯集各方面的專家和資源,使每個合作單位從事自己最擅長的工作內容[18],圖書館出版方的能力不可能面面俱到,如可以合理利用出版社選題、編輯、同行評審等方面的專業優勢,充分發揮專業出版軟件公司的強大技術支持,最大限度地避免工作重復,發揮各方優勢,實現出版服務效益的最大化,這種更靈活更開放的組織結構與工作方式有利于實現各合作方共同的出版目標。 

網絡客服QQ: 沈編輯

投訴建議:0373-5939925????投訴建議QQ:

招聘合作:[email protected] (如您是期刊主編、文章高手,可通過郵件合作)

地址:河南省新鄉市金穗大道東段266號中州期刊聯盟 ICP備案號:豫ICP備11023190

【免責聲明】:中州期刊聯盟所提供的信息資源如有侵權、違規,請及時告知。

關注”中州期刊聯盟”公眾號

核心期刊為何難發?

論文發表總嫌貴?

職院單位發核心?

掃描關注公眾號

論文發表不再有疑惑

在線留言
qq仙灵手游能赚钱吗 云南时时彩五星通选中一个多少钱 河南快三走势图三百期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 甘肃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股票指数行情历史行情 山东11选五技巧规律 宁夏11选五彩票平台 股票指数期货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