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勝從選擇開始,我們是您最好的選擇!—— 中州期刊聯盟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優秀論文 > 文學論文 > 正文

日本“季題”電影中的季題生命意識論析

作者:胡雨晴來源:《黃岡師范學院學報》日期:2020-03-18人氣:137

日本電影中有一類影片,充分表現出日本電影的本土化特質。它們或直接以“季題”、“季語”命名,或名稱上沒有季題和季節性物象出現,卻在內容上以自然季節或季節性物象為象征,承擔著題材呈現和主題表達功能。筆者將這類電影命名為“季題電影”。季題電影傳承了日本古代季題文學中自然季節與人生生命互喻的題旨,蘊含著日本民族綿延不絕的“季題生命意識”,充分體現出日本電影傳承本民族傳統文化的獨特風格。本文即對日本季題影片中所表現出來的獨特季題生命意識予以梳理論析。

一、唯美愛情的藝術呈現

愛情是人生最重要的生命意識之一。日本民族從遠古神話到現代電影中的愛情與性愛意識有著復雜多變的歷史。早期日本文學多以性愛為中心描寫男女情事,“好色”文學經久不衰,且影響到“好色”電影的發展。然而,日本早期的性愛文化在上層社會是裹挾著世俗社會功利目的的,“日本文藝所描寫的古代日本人的愛戀只是貴族社會的一種社交式的事情,很少滲入真正的愛情,也很少受到真正建立在愛的基礎上的性的吸引!盵1]當然,日本古代文學中也有大量表現男女愛情的詩歌和物語,其中以“情死”即“殉情”為主題的就有很多。多數“情死”的作品描寫的都是“無愛之性”或“無性之愛”這種性與愛的分裂,還有一部分是對社會制度嚴控人們自由愛戀與性愛的反抗,或者世俗社會的種種羈累讓有情人無法締結姻緣而殉情!扒樗馈鳖}材由小說發展到凈琉璃、歌舞伎和其它藝術中,較為普遍地肯定了男女之間自由愛情,具有現代文化中愛情的含義,也是影響季題電影中唯美愛情主題的重要文學傳統母題。

日本季題電影表現愛情的作品很多,且普遍表現一種現代社會難得的唯美愛情。愛情與性愛是人生重要的內容,沒有愛情的婚姻和沒有婚姻的愛情是現代社會普遍存在的人生的殘缺。在工業現代化社會,人們普遍生活在一個物質和技術文明高度發達的社會理性網絡中,人的物利化傾向越來越嚴重。自由、平等、純情、互愛的愛情日漸難得,婚姻中附帶著許多世俗社會客觀存在的難以逾越的條件,金錢、地位、榮譽、家族、學歷、職業、才干、身材、相貌、品性等等因素,都成為愛情與婚姻的條件與壁壘,青年男女之間少了一份純情之愛,多數是在各種條件權衡基礎上的選擇。因而,那種超越一切世俗社會實用性與功利性純情的唯美之愛日漸稀缺。正是在這個意義上看,季題影片上演的純情故事才顯得十分重要了。從1958年《雪國》上映,到2010年《挪威的森林》出品,日本在半個世紀間出產了約20部愛情季題電影。它們各有不同的內容和主題,但都在謳歌純潔的唯美之愛。電影編導普遍將這些愛情故事與季節變化和季節物象融為一體,在自然季語與人生愛情的互喻中,將唯美之愛引向詩意化的無限遐想。然而,大多數純情的唯美之愛都充滿悲情的物哀情調,是一曲曲愛情的悲歌,帶給觀眾無限的崇敬與感念。

首先,與愛情故事有關的季語符號最顯著的當推“春花”,尤以櫻花顯著。它們是春天最美好的意象,代表著生命的美好時刻,既是大自然青春的綻放,也是人生愛情的萌發。櫻花雖然花時短暫,卻艷麗壯觀,唯美之愛雖然多數也是曇花一現,卻是人生彌足珍貴的一份圣潔的情愫?傊,櫻花最能隱喻青少年那份超越世俗的唯美愛情。在巖井俊二導演的《四月物語》(1998)中,少女榆野卯月沐浴著四月的陽光,在櫻花漫舞的季節來到東京武藏野大學迎接新的生活,原本平淡的學習生活,因為一份青春期的暗戀情愫變得溫暖,而這份感情也變成女孩成長的動力,奇跡般考取了學長所在的武藏野大學,也終于認識了暗戀的山崎學長。純潔的櫻花爛漫與純潔的愛情綻放在互喻中升華為詩意象征。中西健二執導的《花痕》(2010),開場就是令人炫目的櫻花雨,自幼練習劍術的女孩寺井以登,在櫻花盛開的季節遇到武士家出身的劍術高手并被其吸引,無奈兩人都有婚約,他們只得默默接受命運的安排,選擇隱忍和分離。櫻花的曇花一現正是人生一見鐘情唯美愛情的曇花一現。之后,寺井以登有了未婚夫,她意外得知武士自殺的噩耗,未婚夫不僅沒有嫉恨,相反極力幫助她找到幕后黑手且完成復仇。片尾又到了櫻花季節,寺井望著未婚夫的背影,看著翩翩飛落的櫻花,她終于感悟到美好的愛情正如這櫻花,一季飄落,又一季同樣會再次燦爛盛開,這是大自然季節輪回中綻放出來的美麗風景,這道風景正好隱喻著人生遭遇到失落而又再次燃起的愛情風景。一季一度盛開的櫻花與寺井再次燃起的愛情互喻同構。特別值得關注的是根據藤澤周平小說改編的《蟬時雨》(2005)《花之武者》(2006)《武士的一分》(2007)《山櫻》(2008)《花痕》(2010)等5部影片,講述了日本武士時代的歷史故事,是武士精神加純潔愛情的經典文學模式。它們普遍在櫻花的生命情態、武士的生命情懷和愛情的唯美品格三者間構建起互喻關系,在櫻花生命的綻放中,表現出武士生命和愛情的美好品格。比如《山櫻》的片頭用特寫鏡頭,從近景、遠景、空景各種角度來表現山櫻綻放的美,也正在此時,女子野江邂逅了武士彌一郎,心中泛起愛的漣漪,而生活的艱辛、世道的沉淪,不能成全這份美好情愫,于是這份愛的牽掛只能深深埋在心底,長久而溫暖。終于,在山櫻又一次盛開的時節,野江鼓起勇氣拿著花枝來到彌一郎家,屬于她的春天終于再次到來。

其次,“雪”是與愛情故事有關的又一季語符號,它既有冬雪又有春雪!把笔侨毡緪矍橹黝}影片中常見的季語符號,“雪”在日本文化里有著特殊的象征意義,它潔白無瑕、一片純凈,與純潔的唯美愛情高度一致;同時“雪”又是上天降下的神圣之物,它覆蓋著冬季死亡的季節性生命,又孕育著新的生命,并迎接新春的到來,喻示著美好愛情的死亡與再生,因而它又是那些“情死”者選擇的最佳季節和處所。李華楠說:“由于‘白’在日本有潔白、崇高的內涵,所以雪山比森林有更多的凈化與重生之意味!盵2]電影《雪國》將故事集中在一個叫雪國的鄉村呈現。那里有冬雪又有溫泉,矛盾而又和諧統一,既讓人感受到自然的純凈、嚴酷與溫馨,又讓人體會到人物愛情的純潔、溫情與殘酷。矛盾的自然界季語符號最能展示人物內心的矛盾情懷。純潔的愛情像冬雪一樣純凈,然而冷酷的世俗社會觀念又如同冬雪一樣寒冷,幸好這溫泉是四季都溫暖的,它給拾起一份錯愛的駒子那冰冷的心靈以大自然母親般的溫暖與慰藉?傊,這種復雜的愛情在靈肉結合與分裂中,伴隨著世俗的成見和人間的無奈而一步一步走向幻滅,就像冬雪與溫泉的交織一樣矛盾對立而又釋然融匯,純潔情愛的困惑與虛無,給人帶來無限的感懷與遐思!杜餐纳帧肥谴迳洗簶溆1987年出版的一部長篇小說,它既是一部青春期成長的小說,又是一部充滿悲憫情懷的愛情作品,2010年被陳英雄改編成電影。影片講述了大學生渡邊與直子和綠子之間的愛情與性愛、真愛與責任之間的情感糾葛,同時也是直子與木月和渡邊之間的愛情與性愛的純情與困惑。在一個大雪紛飛的森林中,渡邊和直子再度相逢和離別。冬季、飄雪、森林,這些季語都是日本文化中的象征符號,它們在無聲地訴說著愛情的迷茫、生命的悲歌。人生的情感和道路的選擇也像大自然一樣變幻莫則,直子在這里選擇了她生命的冬季,選擇了過去和現在一同死亡;而渡邊在這里選擇了過去的死亡和現在的新生。雪域嚴冬的森林,既覆滅了死亡,也孕育了新生。影片在矛盾的困惑和無奈的選擇中,賦予作品種種唯美愛情以濃郁的物哀與悲憫情結。影片《細雪》(1983)《天國的車站》(1984)《情書》(1995)《春雪》(2005)等愛情季題影片都有各種不同的雪季雪山與愛情的互喻呈現。一度風靡亞洲的純情影片《情書》中,渡邊博子躺在雪地里,對著雪山大喊道:“你好嗎……我很好……”呼喚死去的戀人,并告訴他,自己已不再計較所有的紛爭,雪山成為陰陽兩隔的一對戀人溝通情感的紐帶,純凈而凄美。

此外,四季的輪回、夏天的大海等季節物語符號也是愛情主題的象征意象。北野武執導的《玩偶》(2002)延續了日本古代“情死”的愛情悲劇精神,女主角佐和子因真愛遭到背叛而殉情,人雖未死卻變成一具活著的木偶,男主角松元終于從世俗功利的婚姻中逃脫,伴隨這具失憶的木偶而殉情。他們殉情的方式別具一格,一根象征愛情的紅繩牽系著他倆,木偶般地一同走著,走過春之櫻花、夏之大海、秋之紅葉、冬之白雪,最后跌下懸崖,被掛在雪山懸崖的樹上,成為遠離塵坌的一道真愛的祭品。他們走過四季,也是走過人生、走過真愛。在真愛死亡之后,兩人在大自然中儀式般地殉情。物哀的情調與愛情的悲憫在物我共感中,完成了唯美愛情的悲劇般崇高美的祭奠!赌悄晗奶,寧靜的!(1991)中,大海的形象作為與塵世俗界相對立的象征意象,是片中聾啞的男女主人公寄寓情感、交流情感的地方,無法用言語溝通的一雙男女青年,面朝大海、一片迷茫,勇于走進去,才是人生最有意義的選擇,他們心領神會,一同走進大海、走進人生,也走進了愛情。大海見證了他們人生的歷練,也見證了他們純潔愛情的成長過程。世俗社會的人們對于他們的真愛幾乎都給予尊重的忘卻,只有這自由自在的大海包容了他們生理上的缺陷,見證了他們櫻花般短暫而又燦爛的真愛。最后,青年茂因為沖浪而喪身大海,貴子獨自站在寂靜的海邊,記憶的碎片逐漸呈現眼前,留給觀眾的卻是無聲的震撼。又一個悲憫的唯美愛情故事消失在大海波濤更替的懷抱。

二、成長與死亡的審美觀照

對生命的成長與死亡主題的深刻觀照與覺解,是日本季題電影的又一重要內容,也是日本季題影片在表現自然和人生生命意識中體現出來的民族文化特質。它們有著深刻的人文內涵和審美文化價值。

每個民族的文化都高度重視個體人生生命的成長與死亡。不同民族的人們面對不同的自然環境、社會文化、物質與精神條件,在對待生命成長與死亡的理念上也各不相同。日本民族習慣于從自身生存的自然地理環境與條件出發,獲取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生存智慧。從生存環境來看,早期日本的生存資源有限且自然災害多發,既培育了日本人向外擴張略、好戰、爭強的侵略本性,也培養了日本人認識自然、服從自然、敬畏自然的謙恭品德。同時,“河谷的沃土、富饒的大海、溫濕的環境,又給人們提供了豐富的生活資源,給人們帶來希望與憧憬,所以,他們熱愛自然、珍愛生命、勤勉節約、樂觀向上!盵3]他們普遍養成了尊重自然、熱愛自然的樂觀性格。尤其是自然的季節變化和季節物象的生命情態,給予日本人最為豐富的生命感悟。日本季題影片中的生命成長與死亡意識,正是這種對自然季節與季節物象生存與寂滅的感悟中覺解的生命意識。日本的季題文化普遍不太關注集體性、社會化的情懷書寫,正如邱紫華說:“中國古典詩歌更多的是由‘物感’引向了抒發人生抱負和理想引向了懷古的歷史感嘆和對社會的關注。和歌由‘物感’(季題)引向了對‘無!娜松軐W的領悟,引出了寂寞感傷的情懷!盵4]加藤周一也說:“在和歌里幾乎沒有批判社會風俗的,在假名書寫的物語中也是極少的。只有在用漢語書寫的時候,日本文人才跟隨大陸文學的習慣,顯示了對社會的關心!盵5]從日本古典文學《萬葉集》到川端康成的現代小說,東山魁夷的現代散文,以及小津安二郎、北野武等人的電影,普遍淡化了社會化家國情懷的書寫,關注個體生命情懷的深刻感悟。

首先,樂觀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是季題影片表達的重要生命成長意識。日本人親近自然、愛戀人生的生命成長理念主要來自季題文化,季題電影延續了這一傳統。人生的成長像自然季節性植物生命一樣,總是在風雨雷霆中沐浴陽光而成長,不會總是陽光明媚,也不會總是風雨如晦,季節性的自然事物和現象從正負兩面給自然生命以摧殘和養育,自然的兩面性對應著人生的雙重性,人生的季節性成長也像自然界的季節性動植物一樣,既要經受住風霜雨雪,又要領受陽光明媚。春天的勃勃生機,花朵的綻放也通常隱喻贊頌著生命精神的蓬勃向上,尤其在青春勵志片中。電影《櫻之園》中盛開的櫻花也是對女學生們追求理想的精神的贊頌,春花代表女性的柔美與堅韌,也象征著人生的樂觀向上與美好。在《扶;ㄅⅰ分幸灿型瑯拥脑⒁,面對經濟的頹敗,眾人的不解,女孩們堅持自己的理想跳著草裙舞,舞蹈源自夏威夷,而扶;ㄒ彩窍耐牡闹莼,朝開夕落,花期短暫而分外耀眼。扶;ㄊ菍η啻旱亩Y贊,對生命的頌歌,是理想與樂觀生命精神的凝聚。影片《大約在雨季》講述的是女主角死而復活、重續親情的溫情故事。在雨季到來之時,主人公澪卻出現在森林中,但她失去了記憶,在僅有的6周時間里,她和丈夫、兒子重續親情。女主角對于愛的執著,不畏懼死亡的勇氣,使得一個悲傷的故事變得溫暖動人。季節的交替與人生生命的交替,在對話中完成詩意象征表達。

其次,人生的無常與包容達觀的態度也是季題影片弘揚的生命成長主題。日本人“始終注目于身邊的自然事物和景象,大自然中的一切都是轉瞬即逝的,一切形式與色彩都是暫時的存在,這種無常與易變,給予了他們刻骨銘心的印象!盵4]人生的成長也充滿這種無常與易變。早在1939年的影片《童年的四季》中,就描繪了日本平民家庭生活中關于成長的主題。影片講述的是在一個寧靜的小村莊,人們過著平凡快樂的生活,而大人們的沖突導致孩子們的友情也蒙上了一層陰影,孩子們想努力緩解,大人們也盡量不帶給孩子們不安,親子間的默默體諒、互相理解的心情和美麗的風景和諧的融為了一體。正是孩子們面對世事的糾葛而寬容的心態,成就了和諧寧靜安詳的人生景觀,就像自然界的季節更替一樣,無常的變幻最終融化為恒靜不變的生命輪回的和諧與寧靜。導演清水宏用舒暢的鏡頭描繪了鄉村四季淡彩的風景民俗,春季孩子們在鄉間小路上奔跑,夏季在河中游泳,雖然是黑白電影,仍充滿了生機與詩情畫意。影片《春季來的人》以家庭生活為背景,著重表現家庭主角成長的主題,每個人物都充滿著當代人普遍具有的生命生存與成長的無常與不安的愁緒,但又在這自然界一般的無常與不安中,選擇了順任自然的包容與接納,帶來人性的溫暖與崇敬。主角韮崎纮大學畢業后進了一家證券公司,與富家女結婚,有一個可愛的兒子,一切都很完美。一天,他遇到名叫笹一的邋遢老人,此人聲稱是自己的父親。韮崎向母親證實后接受了他。笹一在家里天天喝酒,教兒子玩賭博游戲,偷窺兒子丈母娘洗澡,韮崎將父親趕出家門。幾天后,韮崎看到笹一被醉漢毆打,心中不忍,又把他領回家。一日,韮崎的母親來訪,說他是自己和別人生的私生子。然而,最后韮崎盡釋前嫌,還是認定這個將死的笹一就是自己的父親。韮崎不再以世俗社會的眼光看待自己和父母的一切,以博大的包容之心完成了自己作為家庭脊梁的責任。正是韮崎的這份面對生命生存的無常而堅韌、包容的情懷,才成就了這個影片對當代受眾普遍激發出來的感召力。北野武執導的《菊次郎的夏天》中,少年正男幼年失父,母親改嫁到遙遠的鄉村,他與奶奶生活得也很正常。某個夏季暑假,正男決定去鄉村尋母,中年男子鄰居菊次郎知道后,決定帶他去長途尋母。當他們來到母親住所時,正男看見母親帶著一個小孩走出門,他頓時明白了一切,便默默轉身走開,悲傷的眼淚奔涌而出,他只好選擇走向無果的歸途。正男和菊次郎來到海邊,默默看著大海與藍天,在夏天自然物象的啟示下,他們終于撫平了心靈的創傷,重新振作起來,選擇了對無常命運的隱忍與包容,重新出發回家。夏天里的大海與藍天以及這個成長季節的物語意象,將正男也將菊次郎引向成熟。北野武的電影《花火》也是一部關于生命成長與死亡的影片,警察崛部因為執行公務而失去下半身自由,也失去了警察的職業,他被工作拋棄了,每天推著輪椅到大海邊看海,終于在自然的季節變幻中,重新燃起生命的信念與希望。四方田犬彥說,在《花火》和《菊次郎的夏天》這兩部影片中,導演北野武“留給人們的印象是試圖反復嘗試將人從孤獨中解救出來!盵6]251這種“從孤獨中解救出來”意識,正是現代都市文明和現代化社會中,個體生命成長中普遍無法逃避的生存意識。

再次,對人生生命死亡的坦然接受與尊重是季題影片的又一重要主題。日本學者梅原猛說:“一切眾生都同樣是生命,特別是樹木是這種生命信仰的核心。而且生命都會死而復生,死后去了彼世還會回來——這樣反復地循環不已。這也是自然的本來面貌。這兩種思想也深深扎根在現代日本人的心靈深處!盵7]日本人的森林信仰和禪的宗教意識普遍將季節化了的自然生命生死觀看成是人生生命生死觀的鑒照。季節性植物隨四季的輪回而生死,森林在一季一枯榮中枯葉的死亡孕育新葉的誕生,這就是自然的本質面貌,也是季節物象的生命規律。在日本普通平民中,普遍有一種死而復生的“輪回”觀念,如小津安二郎的《早春》中的那位農民說:“死了就是死了,然后可以再托生,再來到這個世界!秉S獻文教授說:“小津在表達對生命必然消逝的悲哀的同時也表達出順天知命的達觀、從容、隨順與圓通!盵8]是的,日本人對待死亡有著獨特的理解,像小津這樣對待死亡的態度應該是有歷史淵源的,這就是日本民族文化長期形成的對死亡的坦然接受與尊重!稏|京物語》中,那位剛剛死去了愛人的老者,面對天空燦爛的朝霞,平靜而又從容。影片“將生命的消逝所帶來的對生命脆弱的感傷與絕望轉為對生命的審美的從容靜觀。將所有人生的殘缺消融于大自然的永恒靜默中,從而使我們也多了一份冷靜與感悟!盵9]在日本季題影片中,有很多季節性物象都與死亡主題有關。如前面講唯美愛情主題中的“冬雪”與“櫻花”、成長主題中的“大!币约扒锾斓摹凹t葉”與“落葉”等等,都可以隱喻不同死亡的主題。在河瀨直美的影片《原木之森》(2007)中,梅原猛的森林思想得到了充分的體現。在奈良北部的山間,故事在充滿自然季節的森林里上演。在林間的村里老房子改造成的智障中心里,其中一個叫茂樹的暮年癡呆癥患者,30年前妻子去世后,一直沉浸在對往事的追憶中。中年喪子且與丈夫離婚的中年女子真千子來到這里做護工,兩人相遇相識。他們終于從親人的死亡陰影中走出來,重新面對新的生活、新的人生和新的感情,這是對死亡的坦然接受和尊重的重要表現。當然,這部影片既包含著生命生死觀的思考,也蘊含著生命價值和生存方式的體驗與認識。電影《花火》中,男主人公西帶著生病的妻子來到海邊做最后一次旅行,這是一次沒有歸途的旅行,面對著即將來臨的死亡,西卻顯得從容淡定。大海是他們波瀾起伏的生命歷程的皈依之處,是陷入絕望的西渴望自由與重生之地。相米慎二的影片《春季來的人》、《夏日的庭院》也是充滿溫情的風格,《夏日的庭院》根據同名小說改編,講述三名學生突然對人死后會怎樣產生了深厚的興趣,經常去附近看望一個名叫傳法喜八的老人。喜八老人生前經常將死去的鳥類、蝴蝶等投入廢棄的古井中。在老人死后,孩子們看到五顏六色的鳥兒和蝴蝶等昆蟲從古井中飛出的幻景,這正是老人的靈魂在向三個孩子作最后的告別,也正因為此三個孩子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并大聲地喊著:“再生!”體現了導演想要傳達的觀點:死亡是應該受到尊重的。夏季的結束,四季的輪回,讓孩子們對死亡從懵懂恐懼到坦然接受,意識到成長的意義與生的力量,尋找到了自己的夢想與目標。

日本季題影片中還傳承了“自殺”情結。前文對因真愛無以相聚而產生的“情死”主題已有簡要梳理闡述,如《挪威的森林》、《玩偶》等。關于日本影片中的自殺原型的分析,王曾賡在《生命的哀詩》一文中有詳細的分析,他說:“這種自殺情結的體現并不僅局限于‘自殺’這一具體行為,它更流露于日本文藝作品在敘事中所體現出的‘看淡生死’的人生態度和對死亡的贊頌!盵10]文章概括日本電影中與“自殺”相關的幾個意象有:櫻花、武士刀、風、鮮血與雪。當然,論者的概括還是遠遠不夠的,日本人在表現自殺情結時,無論是在現實中還是在藝術中,最重要的處所當是森林和大海,這其間都蘊含著傳統季題文化的影響。禪的空寂、植物美學以及森林思想都與季題意識相通,對自然的崇拜、重視精神的真實、感受自然萬物生命的律動,從而獲得精神的愉悅,同時將這種所感用真誠的心靈抒發出來升華為藝術的真實,達到更高更深刻的藝術境界。季題影片中普遍表達一種日本人獨有的死亡意識,這就是以季節性植物生命的生死輪回觀念為參照的人生生死觀念在季題影片中的詩性升華。

三、閑寂生活的詩意追求

日本學者加藤周一在《日本文化中的時間與空間》中分析了日本人的“逃脫”與“超越”的愿望,他從時間和空間的維度分析了日本人產生逃脫與超越的原因與行為,并指出日本人產生逃脫與超越的觀念,普遍是因為缺乏自由,外部環境將規則強壓給個人,限制甚至破壞個人的自由與情感等精神活動。[11]127-133日本文化中的逃脫與超越精神雖然與中國古代文化中的逃脫與超越精神有著深刻的淵源關系,比如中國古代的道家出世文化、儒家獨善其身的仁義道德文化、儒道結合的隱逸文化以及佛家的超脫棄世文化等,與日本的逃脫與超越文化精神有著高度的一致性。但在日本季題電影中,這種超越與逃脫的精神既傳承了傳統季題文學精神,也表現為面對現代社會新民文化中生命精神的重建。

自明治維新開始,日本走上了西方的現代化、工業化之路。伴隨著工業現代化、科技現代化的進程而快速發展的就是現代化大都市的形成,城市化的進程中伴隨著的是人們生活和命運的改變。經濟的快速發展,也促進人們精神危機的與日俱增。物質生活的富足與享樂,更激發人貪欲的膨脹。人變成了工作的機器,缺少情感與生活的交流,心理距離漸漸拉大。城市高聳的樓群既給人們帶來繁榮的信心與希望,也給生活于其中的人們帶來無盡的壓力與緊張,人們像無根的浮萍,更是遠離了自然和季節化了的生命生存觀念,人們的孤獨、壓抑、緊張、失落、虛無等感受日益突出,生存壓力顯著加大。加上二戰給大多數善良的日本民眾帶來了永遠難以抹平的創傷,更有核災難和環境污染事件等給日本人留下了普遍性的生存惶恐。都市的繁華伴隨著生存的焦慮,讓許多日本人懷念農耕文化時代的恬淡閑寂而又溫馨詩意的生活,同時更加向往自然,也向往在自然中自由自在的生活。尾藤正英將日本的西方化稱為“近代化”,他說:明治維新之后,“日本社會就這樣走上了近代化的道路,但是西洋化即近代化同時也帶來與傳統的矛盾,在某些方面起到了改變以及破壞傳統的作用,即便在今天也遺留下了各種各樣的問題!盵12]這些問題當然包括著日本人的生命生存意識。于是,日本的一批文人、藝術家和電影藝術家們,肩負起弘揚優秀傳統文化,重構日本本土文化,尋找傳統與現代的融合等人生生命理念。這其中就包含季題電影中對具有傳統生命意識和理想化生活精神的“閑寂”生活的詩意追求。

首先,從城市向鄉村的逃離是這類影片的重要題材和主題。日本電影中總有一部分影片選擇遠離城市中心,主人公選擇對都市和現代化繁華生活的逃離,他們或寄寓在城市的一角,或走向安靜的鄉村田園與森林里,選擇一種遠離欲望都市過著偏安一隅的生活,享受一種閑適與安寧。人們似乎都有著一種天生的本性,向往原始淳樸的森林,期盼近乎自然的生活狀態。日本宗教思想的核心信仰是森林信仰,這種思想是基于對自然的崇拜與感恩,也是日本人精神思想的支柱,在他們眼里,樹木是最具有生命力的!对局、《挪威的森林》、《戀山春樹》、《小森林》、《黃色大象》等,主人公都以森林為生存場域,作為居住在森林中的一員,他們并不認為他們和周圍的動物植物有什么不同,他們認為動植物、山川河流和人同樣有著靈魂。春天開出的花朵供人們欣賞,夏天的雨水供人們解渴,秋天樹木結出的果實供人們賞味,冬天人們可以點燃木頭來取暖。生活的一切都源自于自然,人和自然的關系也更為密切,在《小森林·春夏篇》中,市子在田中想象著手臂上身體上長出藤葉,受著雨露的滋潤生長,不同季節賜予了她不同食物,食物又賦予了季節生命感。與鈴木大拙的觀念“饑餓時到屋后地里摘些蔬菜果腹,閑時則去傾聽春雨的蕭蕭之音”[13]17不謀而合!饵S色大象》中,體弱多病的妻利愛子在漫畫書和大自然的陪伴下,似乎擁有了與植物和動物對話的能力,家門口的大樹是她的依靠,對大樹的傾訴,對月亮的懇求,透露著所謂奇跡就是平凡的生活!皩τ谖覀兓蛘咧辽偈菍ξ覀儺斨幸徊咳藖碚f,最賞心悅目的事,就是在幽居中安心靜思那神秘的自然,與整個環境同化并求得最終的滿足!盵13]17而如今的我們大部分生活在工業化的城市中,這類影片在我們在短暫的光影中感受到返歸自然的親切,了解生命的純粹!缎腋5拿姘(2012年)以四季轉換為線索展開敘事,逃離喧嘩都市的男女主角水縞和理繪,來到美麗的北海道洞爺湖旁的小城鎮月浦,開一個面包咖啡店,過著最簡單而又閑寂的生活,他們穿著棉布衣衫,住在離群索居的木質小房子里,門外有著春天青青的野草,遠處一片湖光山色,冬季潔白無瑕的雪原,質樸的女子做著樸素的料理,一切顯得閑寂而平靜!缎∩帧分跋那锲焙汀岸浩,在四季變化中回歸自然的生存選擇感動了無數觀眾。美麗平凡的市子高中畢業后到東京闖蕩,無法適應都市生活,回到老家那個日本北部的鄉村小森。這里遠離了喧囂浮躁的現代化都市,但卻有著青山綠水的環繞,仿佛一個世外桃源。村民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與世無爭,靠勤勞的雙手就可以獲得簡易質樸而又自由閑靜的生活。市子走出了一條與世俗社會人們普遍追逐的現代都市文明生活迥異的生存之路。

其次,對欲望文明生活的超越是“閑寂”生活追求的又一表現。伴隨著西方現代文明而來的是西方以個人主義為中心的欲望文明和消費主義。窮盡智慧而拼命工作,極力賺錢而占有財富,高檔消費而極盡享樂,這是現代資本主義社會追求并崇尚的欲望文明的生活觀念,也是所謂成功人士的生命價值觀。然而,也是在這種消費主義的欲望文明理性中,滋生出許多城市病,尤其是產生了大批失敗者、失意者、失業者和貧困人口。當然,也有人選擇遠離這種消費主義的欲望文明生活,選擇在都市喧囂的背后過著閑寂淡定的素樸生活。一些季題影片就是對后面這種生命生存意識的弘揚,即表現一批人對欲望文明的消費主義生活觀的背棄與超越。這就是一種“閑寂”的人生觀,誠如鈴木大拙所說:“我們推崇的是先驗的孤絕,在日本文化用語詞典中叫作閑寂,它的真正意義是‘貧困’,消極一點說就是‘不隨社會時尚’。之所以稱其為‘貧困’,是因為它不執著于一切世俗的東西,諸如財富、權利、名譽等等。而且,在這種‘貧困’人的心中,他會感到有一種因超越時代、社會而具有最高價值的存在,這就是閑寂的本質構成!盵13]16小津安二郎、是枝裕和、河瀨直美以及三島由紀子等導演執導了不少這類季題影片。

“山谷中春天已至,櫻桃花開如云;但在這里,凝滯的目光,秋刀魚的滋味——花兒也憂郁,清酒的味道也變得苦澀!盵14]這是小津在為電影《秋刀魚的滋味》編寫劇本時寫的日記里的話,它充分表達出這位別具一格的電影藝術家心靈中蘊含的“閑寂”與落寞意識,在萬物生長、春暖花開的季節,小津的心卻如秋季的天氣一般清冷而寂寞。在小津的大部分影片中,片名就直接點明季題:《晚春》、《早春》、《初夏》、《麥秋》、《秋日和》、《秋刀魚之味》、《小早川家之秋》,及《彼岸花》、《東京物語》、《東京暮色》等。小津的這些影片幾乎都在樂此不疲的重復一個題材內容,普通人的家庭日常生活和平淡親情中的溫暖,家庭內部包括父女、父子、夫妻之間微妙的感情和心理,而且這些普通人的家庭生活大都沒有明顯“逃離”城市生活的跡象,也就是說,它們不像《幸福的面包》和《小森林》那樣,直接逃離都市而走向鄉村,而是在城市或城鎮里過著清心寡欲、簡樸自然的“閑寂”生活,正如中國古代所謂“大隱隱于市”的做派。正是這種主題傾向,成就了小津電影的主題風格,一種對現代都市文明的超越,他們選擇樂于“貧困”的人生,一種“不隨社會時尚”、不執著于一切財富、權利、名譽等世俗化的東西,從而具有另一種對現代都市文明和現代化文明的超越意識!肚锶蘸汀(1960)講述的是一對相依為命的母女再婚和結婚的問題。這些影片以家庭生活為背景,多數都離不開婚戀內容,但從他們對待生活的態度和人們內心的追求上看,人物平淡的生活瑣事與清凈的生活環境中展現了欲望都市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影片《東京物語》(1953)中的老兩口來到東京看望他們的子女,兒女們都忙于工作,只有兒媳紀子特意請假陪他們游玩,可待了數天后發現自身與大城市的格格不入,快節奏的生活,高速運轉的機器,充滿著喧囂,老兩口還是回到了寧靜的鄉村,不久老婆婆離世,葉落歸根。影片透過一個家庭的生活,向我們描繪了在一個傳統和價值觀已然喪失的變革社會中的寧靜而又懷舊的生活圖景。四方田犬彥評價說:“也許這是在日本電影史上最為禁欲的一部作品!盵6]161《早春》(1956)同樣講述了發生于北鐮倉的故事,被有些評論家看成小津晚期作品中有著“頹靡和虛無”傾向的作品,高聳的煙囪,高聳的辦公樓,還有高聳的酒館招牌,展現了人們在如履薄冰的城市與現代化的生活中的迷失。綜觀小津的50余部電影,可以發現小津關注的焦點始終投射在家庭內部。在他的影片中很少直接表現社會現實,更多的是用家庭作為映射,靜觀人們在現代化社會所持有的不同人生觀和生活態度。他選擇的不是對欲望都市文明的禮贊,而是抱著一份對古老文化傳統的依戀而對欲望都是文明作出超越,這是需要藝術家具有高度靜定、潔凈的心靈才能實現的。小津的季題影片始終流露著“空寂”感,這是一種對現代欲望文明的超越。四方田犬彥評論小津說:“他從《晚春》(1949)開始將故事的舞臺移至廉倉或山手一帶資產階級家庭,用更加凝練的手法表現他從前一直主張的隨遇而安!盵6]161用“隨遇而安”評價小津的這些影片的生活價值取向是有失偏頗的,“隨遇而安”是一種消極的退避,選擇對欲望都市文明的反叛與逃離,抑或超越,則是一種積極主動的人生選擇?傊,以小津等導演創作出來的一批季題影片,普遍表現出對現代化社會欲望都是文明生活的一種超越,同時也是一種逃離,他們的人生態度無疑是值得我們同情關注的。

是枝裕和則以自然寫實的方式展現著人們日常生活場景。季題影片《海街日記》(2015)講述在臨海古都廉倉小鎮生活的香田家三姐妹的故事,早年她們的父親與情人離家出走,母親將女兒丟給她們的外婆照顧。外婆去世后,姐妹們繼承了這棟歷史悠久的房子。父親去世的消息傳回,姐妹們結伴參加葬禮,并結識了從未謀面的同父異母的妹妹淺野玲。三姐妹邀請玲來鐮倉一起同住,伴隨著四季的流轉,四姐妹過著平淡而又滿足的生活。從山形的森林到鐮倉的大海,環境優美、生活節奏緩慢,仿佛不屬于當今日本現實,同時能夠讓我們審視自身周圍,遠離欲望及一切世俗的事物,追求樸素、淡泊的生活。影片在細節處理上突出了四季變遷的轉換,影片開場的葬禮中映入眼簾的是紫薇花,片尾的那場葬禮之后,姐妹們站在紫薇花樹下談話,景物展現了季節的輪回。河瀨直美的影片《萌之朱雀》(1997)從早晨平淡的家庭起居開始,母親丟棄下男孩去大阪生活,他從小就和親戚一起生活在奈良縣西吉野村,那里是一片廣闊的林區,視野里總是充盈著鮮活的綠意,感受的總是夏季的晴空和燦爛的陽光。影片記錄了美麗的鄉村風貌和人們不同的生活場景。這樣的生活態度就是真正意義上的“閑寂”,不隨社會潮流,不執著于名利,是一種家園意識與原鄉情結的詩性呈現。

從1897年的《紅葉狩》到二戰前,日本的季題影片不足10部。二戰后,在川端康成的季題文學和小津安二郎的季題影片影響下,日本季題電影迅速壯大,20世紀下半葉產出了近30部不同類型的季題影片。2000年到2015年的十幾年間,更是出現大量季題影片,又產出了近30部。由此可見,季題電影創作是二戰后日本電影界優秀藝術家們的普遍自覺。從上文對這些影片題材和主題的分析來看,它們普遍都在傳遞日本民族的優秀傳統文化,以及面對日本現代工業文明帶來的社會問題、人生問題所做出的積極健康的反思和重建,它們無疑對日本現代社會的新民文化建設起到了很好的引領作用。在對唯美愛情的季題藝術呈現中,突出了愛情與性愛的神圣性,表達出對人類崇高情感的崇敬,弘揚了人的自由和愛的價值,也將愛情與性愛的自然屬性和社會屬性有機統一起來,提高了日本現代文化的精神人格境界。在對人生的成長和死亡主題的季題審美觀照中,或表現樂觀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或表現人生的無常與包容達觀的人生態度,或對生命死亡的坦然接受與尊重等,都從不同側面引導人們樹立起高揚人的主體意識和順應自然規律相統一的健康生命觀。在對閑寂生活的季題詩意追求中,普遍表現出對現代工業社會的都市文明生活的反思與重建,或從城市向鄉村逃離,回歸自然素樸的天人合一的田園生活;或以“閑寂”“清貧”的生活追求來超越欲望文明的喧囂生活,遠離欲望都市享受一種閑適與安寧。此等題材和主題,都是戰后日本優秀影視藝術家對人生生命意識的自覺思考,既是對日本民族古往今來的劣根文化如武士道、軍國主義、唯利是圖等的批判性反思,也是對日本民族綿延不絕的優根文化如天人合一、崇尚自然、樂觀進取等的創造性弘揚。電影藝術以其受眾之廣泛和普及的優勢,對重建日本民族的優秀現代文化,無疑起到了引領作用;對宣傳日本民族文化,重新樹立其世界性文化地位,具有不可低估的價值。

網絡客服QQ: 沈編輯

投訴建議:0373-5939925????投訴建議QQ:

招聘合作:[email protected] (如您是期刊主編、文章高手,可通過郵件合作)

地址:河南省新鄉市金穗大道東段266號中州期刊聯盟 ICP備案號:豫ICP備11023190

【免責聲明】:中州期刊聯盟所提供的信息資源如有侵權、違規,請及時告知。

關注”中州期刊聯盟”公眾號

核心期刊為何難發?

論文發表總嫌貴?

職院單位發核心?

掃描關注公眾號

論文發表不再有疑惑

在線留言
qq仙灵手游能赚钱吗 股市数据分析 河南福彩快3中奖规则 广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河北11选5专家预测 云南11选5杀号定胆专家 买卖规则 贵州快三追号计划 股票微信散户群 湖南快乐十分中奖技巧 华鑫配资